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
客服热线:028-86635819 信息发布:028-86632360  中国西部招投标网 四川招投标网 重庆招投标网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本站公告:
  •   ● 热烈欢迎
  • 成都楠木家具有限责任公司、
  • 乐山中信建设工程招投标代理咨询有限公司、
  • 四川鼎正招标有限公司、
  • 乐山市年嘉建设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 四川金联工程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
  • 四川省川通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 四川省兴恒信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自贡市政府采购中心、
  • 遂宁市政府采购中心、
  • 成都列维士家具有限公司、
  • 本周加入中国西部招标采购供方数据库。。
当前位置:陕西招投标网 -> 本网信息 -> 高端访谈
贾康:政府购买服务即政采服务采购重要组成部分
http://www.sxbid.com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9日

 

 

  “政府购买服务是政府采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政府采购和政府购买服务领域要在创新中务实地克服一系列的矛盾,并合乎逻辑地推进到更广阔的PPP领域,力求守正出奇。”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近日举办的政府购买服务与绩效研讨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原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对政府采购中的政府购买服务与绩效提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守正出奇”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上的政府购买服务的发展,实际上就是要以制度建设为龙头,以制度创新打开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的空间,达到国家治理所追求的调动一切潜力和活力这种新境界。


  贾康表示,政府采购概念框架里包括货物、服务和工程三大领域。政府的服务采购对应着大家现在所说的政府购买服务,显然概念上应该理解为政府采购大概念下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这些年中国的经济社会转轨在逐步进行,一方面取得了不少的进展,但另一方面也仍需克服一些难题。近年来一些具体工作领域里不可回避地碰到了怎么处理政府购买服务的问题。如文化下乡服务的政府采购,村医服务的政府采购,即购买村医对村民的医疗服务,在PPP项目中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得到专业团队的咨询支持等等。由此可见,从实际生活中的很多视角看,政府购买服务是势在必行,这个创新方向要牢牢抓住,但还要逐渐地积累经验。而从政府采购的机制特征看,最主要的就是把涉及公共资源配置的这样的一个决策和实施过程,对接了市场的竞争性。这个竞争性的机制里面特别关键的是要有“阳光化”的基本要求。阳光化的、透明的、公平竞争地来形成专业性的力量,提供政府作为公权在手的主体所要履行的公共服务职能。这些公共服务政府应牵头来提供,但并不意味着都是政府亲力亲为,如果对接到市场,对接到竞争性的机制,可以看到它既可以缓解政府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从心的矛盾,同时又带出了实际观察中注意到的绩效提升效应。政府购买服务显然是通过这样的机制创新,充分发挥市场专业化主体的作用,达到提高公共资金运行绩效的结果,而提高绩效,当然就是落在理论上所说的公共利益最大化的追求上,追求在社会上形成的专业化力量通过一个创新机制充分发挥作用,达到提高绩效和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结果。


  针对政府购买服务领域的机制创新,贾康认为,其原理上应该特别强调新供给经济学视角上提出的一个形象化的概念——“守正出奇”。他介绍,政府和市场主体的关系首先讲的“守正”,就是必须认识、顺应、尊重、乃至敬畏市场机制与市场的力量和作用,而要应对历史性考验的挑战性任务,还要追求“守正”之后的“出奇”制胜。在财政领域以及政府采购和政府购买服务的领域里,就要在创新中务实地克服一系列的矛盾,并合乎逻辑地推进到更广阔的PPP领域,力求“守正出奇”。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形成有效制度供给,首先解决制度结构失衡问题,调动潜力活力,解放生产力,带动整个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的提高。从这个思路上来说,“守正出奇”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上的政府购买服务的发展,实际上就是要以制度建设为龙头,以制度创新打开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的空间,达到国家治理所追求的调动一切潜力和活力这种新境界。这个制度机制的创新所关联的供给侧特征是在阳光化这个大前提之下探索制度供给、政策供给、人才供给、投融资供给、高科技和适用技术供给等一系列的“有效供给”问题。相关制度建设本身隐含的,就是通过购买服务可以把市场主体和政府的相对优势,与他们的一种共赢关系,稳定在制度安排里,可持续地来对接到提高绩效这样的运行结果上。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方面,必然要把追求整个供给体系质量效率提高,落在绩效提升上。而绩效提升不仅要落在定性上,关键是还要落在定量上。”贾康表示,定性问题就是钱花在什么地方,这是可以直观看到的,定性之后的定量考评却是一大难题,也是当前需要围绕绩效评价命题去讨论的关键。绩效管理中,定量化的考评需要有一套合理的指标体系,它是复杂而亟须探索的,因为它关乎综合效益、发展后劲等无法轻易掌握的外溢性难题,不是简单沿用过去微观主体以企业定位的成本效益分析那一套已有经验,就可以顺势建成的。在这方面我们别无选择,必须由粗到细来推进指标体系的建设和提高量化水平的工作。

 

    来源:财政部网站